Nov 19

給願意付出的孩子機會 就是一種傳承 不指定

Posted by mhytwopera at 03:28 | 幕後秘辛 | 評論(0) | 閱讀(11709) | |
明華園總團 總團長 陳勝福 寫於《媽祖》首演之後

在悠揚的樂聲中,《媽祖》順利完成首演發表,這次在舞台上、樂池裡、還有看不見的幕後技術部門,多了許多年輕稚嫩的臉龐,這也是明華園創團85年以來,首度大規模和多所學校建教合作,聯合演出。

決定做這件事同時,身邊很多人對我提出衷心的建議,例如:「請學生的經費不會比專業人員低喔!」、「明華園這麼多子團,自己來默契會更足,也可以節省很多排演時間跟經費……」,這些建議,我是早就心知肚明,只是,很少人能體會我想這麼做的原因。

大約十幾年前,身為一個民間傳統劇團的經營者,看著團員們為了生活,必須不斷的演出來維持運作,即使生病、燒聲一樣得抱病上場,因為這攸關著與請戲主家的誠信問題,也攸關著一個民間團隊的生存運作,但做為團隊的大家長,我的內心其實承受著對團員們的心疼與無奈,在現實壓力下煎熬著。因為這樣,我深刻感受歌仔戲傳承的危機迫在眉睫,因而有了自己興辦學校的想法,但是,我們沒有經費,所以只能靠一場一場的表演來募款。



當時李登輝總統聽聞一個民間劇團要自己辦學校,除了很誠心提醒我這件事不容易之外,後來更找了當時的教育部長毛高文和文建會主委郭為藩,我們一起討論後,決定先在原有的復興劇校成立歌仔戲科來解決這個傳統劇團共同面對的難題,後來也有了客家戲科。一路走來,復興劇校從高職到專科、到現在的戲曲學院,中間許多貴人的扶持和幫忙,讓這個孕育傳統藝術人才的搖籃逐漸成長茁壯。只是,很可惜的是,這一、二十年的光景,從學校畢業進入表演藝術領域的學生比例卻很低……。

因此,在《媽祖》籌備過程中,腦海中興起了建教合作的想法,在現今「畢業等同失業」的景況下,讓學校教育和產業接軌,藉由合作的過程傳承專業技術,也讓學生有一份實際工作的資歷。

這次《媽祖》從排練到演出結束的過程,我看到臺中市青年高中舞蹈科,老師的盡責、學生學習的敬業態度,從練習、化妝到演出,始終保持著陽光般的熱忱,令我非常的感動。記得總彩排那天,因舞台上技術部門還在搶工,他們就自己在廣場硬梆梆的水泥地上暖身。幾百人的演出後台,排隊上廁所的畫面經常可見,但是當這些孩子們看到要趕場的演員也要上洗手間時,竟然主動讓開,演員們趕緊跟他們說不用這麼客氣。演出結束後,許多資深演員都來跟我稱讚這個學校的學生和老師的教育,我從他們的身上,看到了下一代的希望。




臺中市青年高中舞蹈科


隨時隨地都在練習,敬業態度一等一的臺中市青年高中舞蹈科

另一個讓我非常動容的,是經常代表我們國家參加比賽的臺北市立大學武術隊。一天,無意中得知這群年輕小伙子,竟然主動把這次參與演出領到的酬勞全部集合起來捐回隊上,做為他們及學弟妹參加國際比賽的經費。這些孩子,台下個個彬彬有禮,台上的表現則充滿力與美的勁道,不管在台上或是台下,他們所表現出來的武德都是一貫的,可以看得出老師與教練平時指導的用心。因為這樣,我很樂意的自掏腰包,主動再補貼給這些孩子每天一點零用金,雖然不多,卻是我對這樣為夢想而努力的年輕孩子一點心意,可是他們卻非常不好意思的輪流前來答謝。

我想起2005年,明華園演出白蛇傳,當時九天民俗技藝團在表演之餘,特別來擔任幕後的技術工作人員,也是這樣認真的態度,尤其許振榮團長長期照顧和培育這些孩子的用心更讓人感動。所以,往後許多演出只要有機會,我們就會邀請九天參與或是推薦他們到別的地方演出。這次《媽祖》演出當天,一位180幾公分、身形高大的壯漢提著一杯熱咖啡,帶著笑臉向我走來,口中喊著”社長”,原來是九天的瑪利亞,他們從默默無聞到紅透半邊天都是一樣的姿態,沒有迷失在快速得來的名聲和世俗的洪流裡,我對這樣的團隊打從心底敬佩。

表演藝術是一門苦行僧,我們走一步,才有一步的收穫,但我總是特別容易感動於這些願意在這個行業努力精進、為了夢想打拼的人們,所以只要行有餘力,我非常願意給這些孩子更多嶄露頭角的機會。就像得到世運武術金牌的彭偉群,參加北京奧運、高雄世運前幾年就在明華園工作,但是他一直不好意思跟我提要請假去集訓,我在知道了之後,大力鼓勵他去,並且讓他留職留薪,期待他無後顧之憂的為國爭光。我之所以願意這麼做,是對一位敬業演員的回饋,果然彭偉群不負眾望,更在拿到金牌之後,對指導他的武術教練和明華園的照顧一直銘感在心。

除了舞蹈、武術的學生,《媽祖》也跟豐原青少年國樂團一起合奏演出。這個契機源自某天,一位好友--立委江啟臣帶著豐原
青少年國樂團的團長以及一位年輕的指揮來找我,讓我看他們到紐約演出的DVD,詢問有沒有可能讓這群熱愛音樂的年輕朋友,也能有機會參與像明華園這樣的大型表演藝術演出,我二話不說就邀約他們來參與。之後更發現,原來江委員和一些豐原鄉親、樂團的榮譽團長以及團長,一直默默在支持這群年輕朋友。所以,我們決定把媽祖大戲的指揮棒交給這個業餘而年輕的樂團指揮,讓明華園所有文武場及國樂團來搭配他們演出,從彩排到首演,這些孩子果然很認真的將整場演出擔負下來,辛苦的指揮到演出當日,還跟我一樣累到燒聲。


豐原青少年國樂團

《媽祖》還有一支龐大的後備軍隊,就是臺灣戲曲學院的學生。這兩年才開始擔任戲曲學院校長的張瑞濱,是我多年好友。我們一起聊到文化、教育必須要落實”傳承”,學校教育也要和產業接軌,也因此,張校長非常客氣的跟我提到是否能讓同學參與建教合作,從舞台技術、歌仔戲、客家戲到民俗技藝的同學,只要有空的都讓他們來。



臺灣戲曲學院

雖然,這麼多的學生已經遠超出我們預設的人員編制;雖然,一場演出動用到這麼多人員,光食宿交通就是龐大的開銷。再者,對劇團來說,因為學生無法獨當一面,原有的專業人員還是必須配置,更要撥出心力帶領和訓練學生,整個排演費用整整增加兩倍,但不管是帶隊的老師、參與的學生還是學校規定的建教合作經費,明華園一樣都不少。而我樂意這樣做的原因,就是當它是一項人力資源的投資,傳統藝術的存續需要源源不絕的人才,科班畢業的學生需要得到專業的傳承與技術並且走進產業,如此,傳統戲劇藝術才有辦法繼續走下去……。



也許,有人在觀賞《媽祖》這部大戲之餘,只看到明華園動用了大排場,但是,我知道自己是為了什麼在眾人的不解之下,做這樣的堅持。但願,我所用之心,能在我期待的方向,開出一點點希望的花朵,那麼,一切就值得了。

----------------------------------------------------------------------------------

★★來 Facebook明華園粉絲團,可以看見更多明華園的報導!

分享: